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毒女医妃,不嫁渣王爷!》:正文 毒医谷:008.大结局

    龙胤带着四个重量级的情敌到了之前他们烤鱼的小溪边,猛地回头,双眸带着冷厉的光芒,一一从四人的身上扫过。最后微昂着头问道:“本王都不曾请你们,你们来做甚?”

    北堂野剑眉高高的挑起,“你别自作多情了,咱们可不是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来看他那就是来看他的女人了?尼玛,这更不能让他接受了!

    眼看龙胤就要发火,纳兰洵嬉皮笑脸的走上去,长臂哥俩好的搭在他的肩上道:“龙胤,来者是客,何必呢?再说了,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,可不兴动粗啊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趁着龙胤不备,手快的点了他的定穴。

    龙胤顿时怒不可遏,“纳兰洵,你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?快给我解开穴道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纳兰洵绕到龙胤面前,挑衅的道:“否则怎样?再打一架吗?哥可不虚你!”

    现在他心里不舒服极了,正想找人发泄呢,可是在此之前,他怎么着也得好好的整整龙胤!

    斜睨了其他三人一眼,纳兰洵道:“兄弟们,还等什么呢?心里有什么怨气,今儿一并发了吧,今后再等这样的机会可就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半年前,他和龙胤打过一场,虽然没有打到结尾,但是他应对龙胤的时候感到略微吃力,而龙胤却是得心应手,这便是差距。

    这次他只是攻其不备,龙胤才会中招。到时候他有了防备,哪里还能这般偷袭到他?

    北堂野与纳兰溪对望一眼,然后又同时看向花子期。

    花子期抿了抿唇,二话不说便走上前去,抱着龙胤的一条腿,北堂野和纳兰溪相视一笑,跟着上前各自抱着龙胤的两条手臂,然后将龙胤撂倒,晃着他的四肢,喊着号子:“一二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几个畜生,要干什么?”龙胤羞恼的道:“赶快放了我,混蛋、畜生、噙兽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无声的挑衅,随着一声纳兰洵的一声“起”一声“落”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水花四溅,龙胤被丢进了溪水里。溪水不深,只没及小腿,但是却足以淹没整个人。

    知道这些个噙兽不可能轻轻松松就放过他,龙胤便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花子期淡淡瞥了躺在水底的龙胤,与其他三人席地而坐,丝毫没有要管他的意思。如果龙胤就这样被淹死了,他就不是龙胤了!

    北堂野扯了一根茅草叼在嘴里,看向纳兰溪,“喂,听说你成亲了,还一下子娶了五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纳兰溪淡淡的点点头,没有否认,甚至眼中半点波澜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想通了?”北堂野又问。

    “拗不过那些个老东西,又有作为帝王的责任在那里,便成亲了。”纳兰溪语气极为的淡然,仿佛人生大事于他来说,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会后悔吗?”

    纳兰溪目光看向远方,忽然变得幽深起来,“既然娶不到自己喜欢的那个,娶谁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慢悠悠的收回视线,直直的看向北堂野的眼睛,“北堂野,你何必问我呢?你自己还不是一样?”

    北堂野眼神微微闪躲了一下,思绪忽然就飘远了,良久才开口道:“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正在欺负纳兰明晖,当时她古灵精怪的样子便映入我的脑海,抹不去,挥不开,觉得她是个很有意思的姑娘。于是我迫切的想要她认识到我,记住我,所以在第一次面对面的时候,我挑衅她,结果却是引得自己被臭鞋给砸得狼狈不堪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虽是挂着笑,眼中却是划过一抹苦涩。虽然很快,纳兰溪还是捕捉到了,“只要她过的好,过得幸福,咱们会怎样又有什么关系呢?北堂野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北堂野很快便收起了自己的情绪,不羁的笑道:“是啊,她是个很理想的人,重来不曾给过我幻想,但是我就是喜欢她那个人了。喜欢一个人,不一定要得到,所以,诚如你所说,只要她过的好,过得幸福,咱们会怎样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时间有一瞬间的凝滞,花子期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纳兰洵则是紧紧的蹙着眉头,原本清朗的眸子透着深深的疑惑,仿佛有什么想不通似的。许久,他似乎不愿再一个人纠结了,问道:“阿溪,喜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啊,就是看见了想,没看见也想……”

    纳兰溪话没说完,花子期便悠悠的道:“喜欢就是看不得她有一点的不好,愿意为她付出一切,哪怕是性命。”

    愿意为她付出一切,哪怕是性命……

    纳兰洵终于懂得心底那丝苦涩是什么了。只是,付出性命吗?

    如果她遇到危险,他应该也能毫不犹豫的挡在她的身前吧?可是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,哪里还有他的位置呢?

    纳兰溪忽然意识到什么,猛地看向花子期,“子期,你没有忘记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谁都记得,却独独不记得君绮萝呢?

    “阿溪,你在说什么?哪个她?”花子期在几人的注视下抬起头来,眸光始终清澈如洗,不染一点点世俗的杂质,“我只是心里有这个想法便说出来了而已,难道我有喜欢的人被我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纳兰溪和纳兰洵摇摇头,连忙道:“没有,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忘记也好,忘记也好!

    忘记了显然比痛苦的喜欢着更好,那么便一直忘了吧。她有他们喜欢着、守护着就够了,何必再多一个人徒增烦恼?

    花子期轻轻的“哦”了一声便又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几人不再说话,时间匆匆过去一刻钟,水下连个水泡也没有。纳兰洵忽然有些急了,看向另外三个伙伴,“怎地这么久没动静?他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 龙胤要是出了问题,那个女人定会找他们拼命的吧?不,那个女人一定会很伤心的吧?他似乎很不想看见她伤心的样子呢。

    北堂野索性向身后的草地躺去,双手枕于脑后,眯着眼看着头顶蓝蓝的天空,闲闲的道:“纳兰洵你放心吧,龙胤就是属猫的,四年前‘蚀骨’剧毒都没能把他毒死,哪里就那么容易死了?再让他在水里泡个一刻钟咱们再去把他拎起来海扁一顿,我心底那口郁气也就算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点了他的穴道呢,我还是去瞧瞧吧。”纳兰洵站起来,径直跳进了水里,去到了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龙胤身边,伸手探向他的颈动脉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的手还未触到龙胤的时候,突然一声哗啦啦的水响,原本在水底的人忽然坐起身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飞快的点了纳兰洵的定穴,又利落的将他给压进了水里,只得一只伸得笔直的手臂露在水面上,涟漪一圈圈的从他们的身边漾出去。

    “憋死我了。”龙胤冷冷的道:“纳兰洵你个蠢货,要是再晚过来一会,我就憋不住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岸上三人不由一阵恶寒,不由而同的站了起来。北堂野更是道:“纳兰洵,我都告诉你了,龙胤那个家伙有九条命,你偏不信,遭殃了吧。”

    纳兰洵苦不堪言,想要骂龙胤是个歼诈小人,却碍于在水底,只要他一张口,特定会被谁呛死,所以,他只能憋着一口气在心底骂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好一个小战神,不但功力过人,还算无遗漏。”花子期淡淡的道:“想必他早就重开穴道了,还躲在水里不肯起来,为的就是等沉不住气的阿洵过去,先制服他再来对付我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先制服纳兰洵?”北堂野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阿洵是我们当中功夫最好的一个。”纳兰溪似乎明白了花子期的意思,为北堂野解惑道:“一对四,他完全没有胜算,没了阿洵嘛,那就有待商榷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倒是挺透。”龙胤轻轻跳到岸上来,一边挤着袍摆的水一边得意的笑道:“你们谁先上来受虐?或者一起上来?”

    刚刚他们的话,他一字不落的都听进去了,现在看这几个家伙也没有那么讨厌了。不过刚刚辱他之仇,还是要报滴!

    “哼,好大的口气!”龙胤那笑贼贱,太欠抽了,北堂野一声冷哼道:“我就不信凭我们三个还打不过你龙胤一个!”

    “来吧,那就一起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”字还未落音,龙胤的身影便飘到了离他最近的北堂野面前,点了他的穴道。

    一招都没过就被制服了,北堂野表示很不服,他的一世英名,不会就毁在龙胤这个混蛋身上吧?“龙胤你这个无耻小人,咱们还没开始打吧?!”

    “这叫兵不厌诈。”龙胤笑得魅惑,继而又转向纳兰溪和花子期,“该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溪微微一笑便迎上了龙胤,二人你来我往,倒也不遗余力。只是纳兰溪终究比龙胤差了许多,不过七八十招便被龙胤抓住破绽,一击败下阵来,同样被他点穴制服。

    龙胤看向花子期道:“没有在我和纳兰溪打斗的时候,趁机偷袭,倒是个君子。”

    花子期莞尔一笑,“我花子期一向就是个坦坦荡荡的君子,莫非晋王你第一天知道?!”

    “呵,是呢。”龙胤邪笑着道:“之前不了解,因此不知道,今儿总算是重新认识了你花子期!这辈子我龙胤从来没有佩服过什么人,你花子期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花子期的眸色终于闪了闪,不过嘴里还是道:“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晋王佩服的,也不懂你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开打的意思!”龙胤话落便逼上花子期。

    花子期身子轻轻往后掠去,一下子便跃出数丈远。

    二人教合在一处,越打离得纳兰溪几人越远。待看不见他们几人的时候,龙胤停手道:“花子期,别和我装蒜了,在谷口的时候你看到阿萝的时候,我就看出来你并未忘记阿萝。说吧,你为何要那么做?”

    “晋王,那么聪明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花子期轻轻叹了一口气,也不再否认了,“难道要阿萝遵守承诺,每年让孩子陪我半年吗?他们还那么小,你可舍得?阿萝也会舍得吗?”稍顿,他又道:“可是,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。阿溪说,喜欢一个人只要看到她好,看到她幸福就够了,可是我发现我没他大度,我根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花子期的神色哀恸着带着纠结,龙胤一时间也有些不忍起来,却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萝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喜欢上的女子,我也喜欢她,从见到她真容的第一眼开始,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!我原以为我可以很大方的守在她的身边,看着你和她幸福的过日子,可是我刚刚在看见你亲吻她的时候,我感到我的心深深的刺痛着,我根本不能做到视而不见。我……我怕我会忍不住做出破坏你们的事来,那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结果!”花子期痛苦的闭了闭眼,再睁开来时,满眸的决绝,“如此,还不如让我忍痛……从此不再见她!所以,又何必让孩子成为联系我们的纽带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还来毒医谷?”龙胤问出后才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。

    “以阿萝的性子,你觉得她不看到我本人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,她会安心吗?”花子期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龙胤释然一笑。是啊,在刚刚问出后他就想透了。

    “这湿答答的衣裳穿着真难受,我先走了。”龙胤说着便走,忽然想到什么,停下脚步回头问道:“花子期,你一开始便知道给阿萝解蛊会很危险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?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吗?”

    龙胤不再多说什么,头也不回的便离开。在路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的时候,恍然看见一道白影躺下山丘的背面。

    龙胤回头看了看,见花子期还定定的站在那里,闪身便到了白影的身边,问道:“阿萝,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绮萝坐起来,牵起龙胤的手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龙胤任由她拉着他走着,半道上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准备说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君绮萝停下来,捧着龙胤的脸,好笑的问道:“夫君,你想听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反映太淡然了,你不说些什么我心里没底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后悔了,我有那么多男人喜欢我,护着我,我干嘛要成亲啊?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君,我爱你!”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