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唐土万里》: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人尽其用

    员渠城内,张灯结彩,一派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某家货栈外的街头,福卡斯看着大街上喧闹的人群,满脸的忧郁。

    通过铁门关后,他们来到这焉耆国的国都已有十来日,听说那位沈郎君攻破了叛军的城池,那些老兵和汉儿们几天前走了大半,要不是还剩下那个叫薛珍珠的铁勒奴以及那位龟兹的白将军。

    福卡斯都以为自己已经被那位沈郎君给遗忘了,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,他拿回的货物固然出手后价值十余万贯,可是这一路行来的危险让他清楚,他如果要安全回到拜占庭并且有所收获,就得重新收购丝织品和其他货物,补充骆驼牲口和护卫。

    最后能不能顺顺利利回到拜占庭,还得看上帝是否眷顾于他!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,福卡斯不愿意就这样回到拜占庭,可越是知道那位沈郎君的事迹,他就越是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哪怕从未被当成未来的家主培养,可是从小耳濡目染之下,福卡斯也知道若是手上没有足够的筹码,所谓的合作不过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看着叹气的主人,如同猎犬般忠心耿耿侍卫在旁的奥卢斯,当然清楚主人在为什么烦恼,可他只是个武夫,挥剑杀人他在行,这种动脑子的事情就不是他擅长的,那些波斯奴虽然精明奸猾,可是却不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阿里奥满脸喜色地来到福卡斯身前道,“主人,沈郎君那儿有消息了,他询问主人是否愿意前往火烧城?”

    “火烧城?”

    福卡斯看着面前笑得如同橘猫般的肥胖波斯奴,忽然想到这火烧城不就是那位沈郎君攻陷的叛军城市吗!

    “主人,那座城市很有可能会成为沈郎君的封地……”

    阿里奥充分发挥着他作为商人的巧舌如簧,反正这位主人不懂唐言,这中间是何说法全都由他任意施为。

    “封地啊!”

    福卡斯满脸的向往,东方帝国治下的领土辽阔,就连这属于边境地方上的城池也颇为富庶,那位沈郎君看着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,却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和军队,着实叫人羡慕。

    还没等阿里奥说完,福卡斯打断了这个打算把身家性命都赌上的波斯奴道,“我们去火烧城,带上所有的货物。”

    “睿智的主人,您的子孙今后将为您今天的决定而感到无比骄傲。”

    阿里奥拍着马屁,然后飞快地奔往货栈,告诉自己的那些同伴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些波斯奴并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等到阿里奥走远,奥卢斯忍不住上前向福卡斯说道,离开军团后,是这位主人给了他机会挽救自己的家庭,所以他比福卡斯更在乎这趟丝绸之路能否成功。

    “奥卢斯,我当然明白那些波斯奴不可信,但是我们不懂东方帝国的语言,这是最大的问题,所以接下来你得带领你的部下们一起努力学习‘唐言’。”

    看着忠诚的前百夫长,福卡斯沉声说道,他并不是什么蠢笨之人,多少猜得出阿里奥没有对他说实话,可是那位沈郎君的贵族风仪和他手下那些精悍的老兵做不得假,更何况铁门关前他是亲眼见识过那些商人们对于那名为“烧刀子”的烈酒的垂涎。

    而他有幸在那个白发恶魔手中,尝过这种酒,虽然对他来说,这种辛辣的烈酒口感实在称不上有多好,可是光那无与伦比的酒劲,就足以让那些该死的蛮子付出大把的金币和马匹来购买。

    福卡斯毫无疑问是个头脑灵活的商人,尽管那些都该下地狱的异教徒在互相残杀,但是大食人内部的叛乱迟早有结束的那天,到时候他们依然会对过境的丝织品课以重税,但是这种前所未见的烈酒却足以成为他牟利的新财源。

    而这种烈酒,却只有那位沈郎君拥有,为了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和财富,福卡斯做好了豁出全部身家以至于性命的打算,奥卢斯这个帝国军团的前百夫长,就是他在这异国他乡唯一能靠得住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奥卢斯,拿着这些钱,告诉你的部下们,努力学习唐言的,我不吝赏赐,但是谁要是偷懒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接过那沉甸甸的钱袋,奥卢斯应答道,他心中知道主人已经做了决断,但是那位沈郎君真的会接纳他们这些异乡人吗?

    想到那位被波斯奴私下称作白发恶魔的老军校,奥卢斯不由有些忐忑,能够驾驭那些百战老兵的沈郎君,又岂会是寻常人。

    货栈里,福卡斯手下那些波斯奴们卖力地装载货物,同时和货栈的主人讨价还价,试图免除本日的旅费。

    薛珍珠看着那些斤斤计较的波斯奴,不禁朝身旁的白孝德道,“白校尉,这些波斯奴当真可笑,他们还以为能在这儿赖掉住店的钱?”

    白孝德听到这称呼,大感高兴,顿时觉得这个面目猥琐的铁勒奴似乎看上去也没那么讨厌,于是道,“这些波斯商向来便是这德性,到了哪里都锱铢必较,只不过这世道嘴巴哪有刀剑管用!”

    “白校尉说的是,我看他们多半是要吃瘪。”

    薛珍珠很是高兴地附和起来,他知道自己在郎君手下的地位是最低那等,可是他就算想讨好郎君,也害怕会不会让那白发鬼觉得他是居心叵测,万一哪天要是心情不快砍了他的脑袋,所以还不如好好和这位白校尉打好交道。

    “都好好干活,咱们今日便要出发,耽误了时辰,看我不抽死你们这群懒鬼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看到自家队伍里有部下慢了手脚,薛珍珠立马便是一鞭子甩了过去,这些同为铁勒种的同族手下,全都是些扶不上墙的烂泥,一有机会便喜欢偷懒。

    白孝德饶有兴致地看着薛珍珠管教手下,他本来以为沈郎收这个铁勒奴做手下没什么用处,不过这些天相处下来,他发现这厮虽说毛病一大堆,但确实是个能管事的人,想来这家伙当初自称原先是回纥汗庭的统兵官当不是胡吹大话。

    等薛珍珠教训完手下,那边讨价还价的波斯商们也得了结果,结果让两人大吃一惊的是,那货栈的主人最后还真免了当日的费用。

    “这些波斯奴还真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欢喜地召唤同伴,将骆驼驮马牵出货栈的那个阿里奥,薛珍珠忍不住自语道,就连边上白孝德也不免好奇,于是道,“你去问问那货栈主人,为何免了他们的钱?”

    薛珍珠自领命而去,不多时他便怒气冲冲地回来了,“白校尉,那些波斯奴好大的狗胆,竟敢冒充是咱们的人,才让那货栈主人松口免了他们的囤货钱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某许久未曾见过这等人才了。”

    白孝德冷笑起来,陈摩诃派回来的传信老兵说过,沈郎颇为看重那弗菻国的商人,这回更是请那个叫福卡斯的和他们一道去火烧城,没想到这厮还真是个奸商来着。

    “去叫乌鸦带他那个同伴过来。”

    既然沈郎将队伍托付于自己,白孝德自然见不得有人白占便宜,不过他也没有贸然就去找正主,谁让波斯商名声在外,万一是底下那些人自作主张,日后沈郎需不好和那福卡斯见面。

    货栈外面,很快福卡斯就见到了那位龟兹国的白将军,他知道这位异族将军是沈郎君的朋友兼部下,同时也是王室子弟,自然表现得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乌鸦身边,担任通译的纨绔子很快便将事情说了遍,顿时让福卡斯大怒起来,他堂堂的西庇阿之后,还缺那几个货栈放货的钱吗?

    于是,原本还满心欢喜的阿里奥倒了血霉,被奥卢斯在货栈前扒了衣服,狠狠抽了十鞭子,然后那个担任通译的纨绔子则成了福卡斯队伍里的唐言老师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