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这名玩家超强却以德服人》: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王昊的心事

    ”哎呀,这手机也太小太难操作了吧”酒姐抱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问题很明显,酒姐可以用键盘和鼠标打出大神的操作,但用手机就不可以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玩惯了电脑端游戏的,玩起手游只要适应一段时间就可以如鱼得水起来。

    可就是有那么一小部分人,端游玩的六的起飞,手游要多坑有多坑。

    酒姐对于手机表露出深深的厌恶,王昊断定她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酒姐不适合用手机玩游戏,不过光凭这电脑操作,稍加训练就能和巅峰时期的上官吹雪相媲美。

    顶顶顶”

    几条消息发了过来,酒姐说道:“好了小昊,我要开始工作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意味深长的看着王昊。

    王昊傻笑几声,他打趣的说道:“酒姐,你工作你的,我就坐在你一旁,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”酒姐撩了撩自己的发鬓。

    “唔,老板,现在就要开始打吗?”

    酒姐接通下单人发来的语音通话,用着妖娆的女王音说道。

    王昊听得那叫个心潮澎湃,这个声音对他这个十五岁的小处男来说充满了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不行了,我还是出去吧”王昊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酒姐捂嘴偷笑了几声,眼中闪过一丝柔软,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真的很快乐,仿佛将心中的那道伤疤暂时隐藏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哥哥”王瑶像个小黏虫似的,蹿到王昊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都多大了,还和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”王昊拍了拍王瑶的背宠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我多大,永远都是哥哥的小公主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公主殿下”

    “那么接下来公主殿下是不是要睡觉了”

    王瑶可爱的抱着两只嫩白的手臂,萌萌哒的说道:“要喝奶奶,才能睡觉。”

    王昊早就给她准备好了,牛奶正在锅中温着,他反身去了厨房将奶瓶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瑶接过,她露出两颗小虎牙,甜甜一笑,光着脚丫,如愿以偿的喝着热腾腾的牛奶。

    给王瑶盖好被子,王昊坐到书桌上,拿出一个小本计算起这个月他的工资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发工资了,有个大概的数字,毕竟家里方方面面都要用钱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小时加起来,三千多块,王昊一喜,果然有付出就有汇报,每天放学在奶茶屋工作两小时,的的确确是他最正确的选择,虽然每天都累的像狗一样,但一想到这个家,王昊就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瑶瑶的学费,午餐费……”王昊又写下几个这个月必须得交的费用,两两相加后,算出是一千多块。

    父亲给他俩留的一万块钱,是他们唯一的存款,虽然父亲说日后挣了钱还会陆续的给他俩汇款,但是王昊知道父亲一人在外,挣钱肯定不容易,现在他每个月至少能赚三千多块,日常的开销都可以从自己的工资中出,这一万块钱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用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一下子,王昊拿起一看是一条好友申请,备注是“上官吹雪”

    王昊同意后,上官吹雪开始给他发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问题,但细节处无不展露出满满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王昊心里一暖,和上官吹雪道了晚安后,便小心翼翼的上了床,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老五你说,这局怎么打,选个啥?”叼烟的黄毛青年朝一个半大孩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二我都说了多少遍了,老五还小,你能不能别在他面前抽烟,影响不好”

    其他三个青年也看向抽烟青年。

    黄毛干咳一声,将手中的烟掐掉,连忙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老五是个半大孩子,目测不超过十三岁,他充满幼稚的脸上写满了严肃。

    “张哥,这是我对b战队的分析”老五人不大但他那份成熟稳重却远超同龄人。

    老五将一个大本子递给了张哥。

    张哥接过一看,歪歪扭扭的字体遍布整张纸,各种线条,各种注释交错。

    这看似“小孩的涂鸦”却让张哥看的眼睛越来越亮,他拍着本子大喊几声,好!好!好!就按你说的战术来打。

    什么战术啊,众人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张哥低头简单的叙述了一遍,四位青年看王昊的眼神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“老五,咱这个战术是不是有点缺德,我感觉我要是这样打,会被赛后殴打”

    “对啊,老五,这么损的战术,你这小脑袋瓜咋想出来的呢?”

    轮到他们上场,bo3(三局两胜)以零封结束,赛后殴打倒是没有,只不过b战队的两个人将手机屏幕捏碎,大约要赔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诺大的商场,被临时搭建成电竞比赛场地。

    天将战队的选手席上,第五个位置空着,四个青年焦急不停的喊着张哥。出,询问老五到底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张哥也是满脸大汉,手中的电话一个个拨出去,但电话的那头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    隼鹰战队的选手互相对视,诡异的笑起来,就连他们的教练也喜形于表,好似这场比赛已经吃定了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商场的灯开始一盏一盏的熄灭,直到最后陷入彻底的黑暗。

    突然五道红光打在电竞比赛台上,四位青年和张哥就这么呆呆的盯着一处方向看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老五,老五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…啊”

    王昊惊恐万分的睁开眼,猛的从床上坐起,嘴中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梦啊,王昊揉了揉发胀的脑袋,许久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窗外,天还黑着,他又看了看闹钟,凌晨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旁边睡相大大咧咧的王瑶,耐心的给她把被子盖上,自己翻身下床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酒姐的房间门虚掩着,王昊好奇的朝里面撇了一眼,发现酒姐正趴在电脑桌上睡觉。

    王昊没有打扰她,自顾自的在客厅里踱步。

    “你没睡觉吗?”

    酒姐披上一件衣服,走出了房间,她房间中微弱的夜灯光从门中射出

    王昊有些尴尬,他说道:“那啥,酒姐,把你吵醒了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酒姐说道:“这个月你得有五六次这么早起了吧,怎么?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王昊摸索着电灯开关。

    “不用开灯了,就这样聊吧”

    酒姐似乎在黑暗中笑了一声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