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屠神教科书》:章节目录 第三章无法挽回的救赎

    成为八星战士对他们的诱惑远比不上猎杀这头受伤严重的黄金圣猿。

    许真七人小组号称七小福,七人是同乡,同一个高中,危机爆发那年,七个热血沸腾刚刚成年的青年人毅然决然的选择加入武灵院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他们全部通过了测评,给他们测评的就是眼前的铁血队长、教官马军,进入武灵院之后,七人甚至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宿舍。

    一切的巧合让他们十分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这并非是巧合,而是马军的刻意安排。原因是人类的力量太弱小了,要想和强大的圣猿、魂兽对抗,只能依靠团队作战,这是最初的战斗方向。

    而团队作战需要默契的配合,七人小组的默契值最高,让他们在一起继续提升默契程度对以后的战斗有利,完全没有分开的必要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,七人成为庞大种灵失败的队伍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种灵失败,意味着将失去在武灵院继续学习的机会,武灵院不养废物,种灵失败只能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而离开武灵院又两个方向,第一成为普通人,这是最卑微,苦闷的选择,或者说是被迫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要是武灵院的学生,哪怕是种灵失败,至少也会选择成为一名星级战士。

    实际上大多数人都能成为星级战士,因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种灵都是失败的,许真七人通过甄选,成为了七名星级战士。

    他们的队长就是马军。

    七小福战队负责的是比较危险的巡逻!

    不要以为星级战士有多强大,能负责巡逻工作对他们来说就不错了,巡逻可以说是星级战士最危险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巡逻是在壁垒外的巡逻,如果是壁垒之内,那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在壁垒外的巡逻工作就是为了发现圣猿、魂兽,然后第一时间向壁垒内报告。如果是面对一些进攻能力稍弱的魂兽,星级战士依靠着强大的团队协作,还有一战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是圣猿,哪怕是最低级的原始血脉圣猿,也只能选择避让。然后将消息逐级汇报,交给种灵成功的冥战士去对付。

    在七人小组中,论年龄许真只排第三,但他却是组长,皆是因为他拥有优秀的洞察能力和耐力,以及最强大的肌肉力量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,七人小组成功执行了超过三百次任务,两百六十次警报,四十次击杀魂兽。

    出色的战绩让他们很快成为七星战士,对于和魂兽的战斗经验也与日俱增,面对魂兽时也不在紧张和恐惧。

    在遇到这头受伤严重的黄金血脉圣猿之前,七人小组或多或少有些遗憾,那就是没有猎杀过圣猿,哪怕是最低级的原始血脉圣猿。

    没想到机会竟然真的出现了,一头级别远远高于原始血脉圣猿的黄金血脉圣猿,那可是圣猿中的王者血脉啊,拥有超然的魂力进攻,强大的体魄,骇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常,七人小组想都不敢想,因为黄金血脉圣猿太强大了,就算是种灵成功的冥者,冥师们,也不敢单独对抗,通常会成群结队,有时候也未必能够收拾一头强大的黄金血脉圣猿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头黄金血脉圣猿受了很重的伤,全身几乎被血染红了,胸口有巨大的洞穿伤,甚至通过伤口能够看见有力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也能看出这头黄金血脉圣猿的境界不是很高,因为境界高超的黄金血脉圣猿,通常都具有强大的自愈功能,不可能任由鲜血流淌。

    机会啊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猎杀黄金血脉巨猿的最佳机会,是发出警报通知种灵成功的冥战士?还是放手一搏,完成绝地反杀?

    七人小组产生了不同的意见,老宋和二嘎觉得风险太大,黄金血脉圣猿是拥有魂力进攻的,他们七人没有种灵成功,哪怕是最低级的圣猿魂力扫荡,都足以干掉他们。

    而且一旦魂力扫荡,七个人可能都会被瞬间秒杀,这个风险太大了,他们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铁头、小五觉得有必要尝试一下,首先这头黄金血脉圣猿受伤了,他们的魂力应该不高,不然一定会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其次,它有可能魂力耗尽了,如果是这样,他们的机会更大,富贵险中求,还记得加入武灵院时候的誓言吗?

    就是杀死圣猿,让他们滚出东洲!

    他们在这片区域执行了两年任务,才碰上如此一个机会,如果选择放弃,不知还要等上多少个两年。

    七人小组最后三打三平,决定权放在了组长许真身上。

    他血管里面的热血在沸腾,他胸口的拥堵好像火焰一样在燃烧,他吐血的次数越来越多,他不知道还能活多久。

    机会,这真是难得的机会,选择在这一刻变的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最后是小五的一句话坚定了许真的信念,那就是干掉这头圣猿,取走他的魂力内丹,回武灵院打赵志远的脸!

    赵志远,武灵院种灵成功的教官,曾经说过没有种灵成功,哪怕是七星战士、八星战士都只是垃圾。

    而且,许真和赵志远之间还有一些小矛盾……

    年轻就要敢想,敢拼,敢闯,这样才不枉费沸腾的热血,许真作出了干掉这头黄金血脉圣猿的决定。

    如果,在给他一次机会,他会选择放弃,因为这个代价太大了,大到让他无法接受,七个人死了六个,就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直到切身体会,许真才明白生不如死的感觉,竟然是如此之痛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暂的失神让许真很快恢复过来,他抬头望着眼前苍老的马军,还记得四年前,马军傲气逼人,雄姿英发,墨镜皮衣,酷的一塌糊涂,现在的他就像个落魄的中年破产商人。

    他恐怕承受了更多的压力,或许也不能对他苛责,或者当他是出气筒。

    “拿来吧。”许真伸出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检查、检验报告,我的身体我清楚,什么结果都能接受,唯一不接受的就是隐瞒。”许真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要隐瞒,从来都没有,真正的强者,哪怕明天就要死亡,今日依旧对酒当歌、人生几何。”马军笑着说,随后将手机交给了许真,“报告在你的个人信息之中,自己看吧。”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