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返回2006》:章节目录 第527章 霍廷冬来砸场

    观众席旁边的过道上,孙全双手抱胸,目视舞台,心情复杂地等着霍依依登台表演。

    此时他还能听见观众席上有人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有声音说:“马上要登场的这个霍依依就是和那边那个家伙传的绯闻,那家伙好像是这节目的副导演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声音说:“那家伙看着斯斯文文的,没想到还好这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听见有个声音说:“那家伙年纪轻轻,就搞潜规则,看来坏得很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进孙全耳中,孙全却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,甚至眼睛都没往那些声音传来的方向瞟一眼。

    他向来都是我行我素的,别人对他的议论,除非是他非常在意的人,否则别人不管怎么议论他,他一般都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别人说一说,他又不会掉块肉。

    何况,哪个人活在这个世上,不被人议论?

    不能因为正好被自己听见了,就跟人纠缠不休,浪费时间、浪费口舌,还降低了他的b格。

    唔,他就是这么傲娇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理解成他脸皮厚,一般的流言蜚语,早已无法令他动容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写小说混得凄凄惨惨,走到哪儿都没面子的时候,什么样的难听话他没听过?

    他甚至听过村里的人在背后说他念书念孬了,神智早就不正常了,那时候他都没和人争辩。

    与怂不怂无关,只是当他混得很不如意的时候,别人怎么议论他,他已经不在意了,相比内心的灰暗,别人的几句议论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而如今,他混好了,内心强大,就更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时间就是生命,而他认为自己的生命不应该浪费在与别人的口舌之争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节目录制现场看节目,和在电视上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比如:孙全以前在电视上看《华夏好声音》的时候,或者其它音乐比赛节目,每当主持人宣布有请哪位选手登场,下一秒,电视上的画面一变,音乐的伴奏响了,选手很快就登上舞台。

    但在节目现场看到的流程却没这么紧凑,现场伴奏团队正在沟通,导演薛子涵正在拿着对讲机指挥摄像、灯光等等做各种准备。

    孙全这个副导演很有自觉地置身事外,只是看着、听着。

    忽然,他耳机里传来陶玉娟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孙全!孙全你在吗?不好了,有一个自称霍依依父亲的人非要进来,还口口声声扬言要现在就带走霍依依,孙全!孙全你听见我在说话吗?听见的话,快回我一声呀!你快快想想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听见耳机里传来这么个坏消息,孙全下意识一手抬起按住右耳上的迷你耳机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我听见了,陶姐!你先务必稳住他,我马上就来!就算趴在地上抱住他腿,也务必给我稳住他,我这就来!”

    沉着脸说着,孙全已经掉头快步往演播厅的大门疾走而去。

    这霍依依眼看就要登台了,节目组的准备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,现场观众的情绪也酝酿的差不多了,这个时候,如果真让霍依依老爸冲进来闹事,那就砸锅了,最少会耽误半个小时以上的录制时间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的时间,说长也不长,可那也要看耽误的是谁的时间。

    现场五百名观众且不说,台上那四位导师……

    刘焕、辣英、哈琳、杨昆,哪一个不是大咖?这些人在节目镜头前,和蔼可亲,甚至还挺搞笑,但私下里真一点脾气都没有吗?

    让他们四个坐在台上干等半个小时,他们会不发脾气?

    他们的时间可金贵,说不定等一下还要赶什么通告,分分钟多少万的节奏……

    最主要是:唱完这最后一首歌,是霍依依退赛前的最后愿望,眼瞅着她即将登台,就差最后那么一哆嗦了,这个时候让她跟她老爸回魔都?

    真出现那种结果,孙全用膝盖想也知道那绝对会成为霍依依心中的一大遗憾,会不会成为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!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我尽量!哎、哎,霍先生!霍先生您等一下,等一下……孙全!!你快来快来呀,我快拦不住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耳机里传来陶玉娟慌乱的声音。

    疾步而行的孙全脸色更加阴沉,下意识又加快了脚步,旁边就是观众席,他努力克制着没有跑起来,怕引起观众席上那些观众的骚乱。

    “拦不住也要拦!抱他腿!快抱他腿!”

    孙全压低着声音提醒陶玉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舞台后面的选手休息室。

    忽然听见谭薇在自己耳边问的这句话——“你和孙副导演真的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霍依依眉头微微一皱,当即后退一步,冷眼盯着面前表情和善的谭薇,霍依依本来漠然的眼中闪过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她不笨,她第一时间就看出谭薇此举的目的,在她临上台前,忽然问她这么个问题,无非就是想乱她的心,让她接下来的表演出现瑕疵。

    真是卑鄙!无耻。

    此时谭薇的脸上和眼里带着微笑,笑得还有点开心,在其他选手看来,她在很真诚地给霍依依这个对手加油,当得上心胸宽广,简直堪称华夏好对手。

    只有听见她刚才那个问题的霍依依知道这个谭薇心机很深,为了赢这场比赛,完全是不择手段了。

    霍依依没有发作,她面无表情地微微点头,淡淡道:“谢谢!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她不觉得谭薇此举能乱她的心,且不说她和孙全本来就是清白的,谭薇这句话并没有击中她内心的破绽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相比她此时即将退赛的悲意,谭薇这点小手段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即将退赛的选手来说,还会在意对手的勾心斗角吗?

    最后深深地望了谭薇一眼,霍依依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,走向舞台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演播厅门外,孙全终于赶出来,赶在霍廷冬闯进去之前,赶出来,挡在霍廷冬面前。

    现场的情况,令他又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陶玉娟和一名保安正在竭力阻拦,但霍廷冬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身边不仅带着一名女秘书,还带着两名攻气十足的保镖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陶玉娟是女人,那两个保镖不好对她下手,他们可能已经闯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孙全一出来,霍廷冬就认出了他,毕竟孙全在魔都的别墅,和霍廷冬的别墅相邻,袁水清去魔都生孩子那段时间,孙全和袁水清等人就住在那套别墅里,霍廷冬早出晚归,偶尔也遇见过孙全。

    如果在别处遇见的一个年轻人,以霍廷冬的身份,未必会记住对方。

    但自家的邻居,而且自己女儿还经常去串门的邻居,霍廷冬就难免会多看几眼,而这就留下了印象。

    此时他竟然一眼就认出孙全,倒也难得。

    孙全拦在他前面,笑了下,微微点头,上前伸手,“霍先生,好久不见,幸会!”

    也许是看见霍廷冬认识这个年轻人,此时霍廷冬带来的两名保镖看了看孙全,又看了看霍廷冬,见霍廷冬没什么指示,就一声不吭地退到霍廷冬身后,当起了背景墙。

    霍廷冬看了眼孙全伸过来的右手,并没有伸手与孙全相握,而是冷着脸问:“我家依依呢?是你把她带到这个比赛来的吧?你知不知道我坚决反对她唱歌?她人呢?带我去见她,我现在就带她回家!你也不想我把事情闹大吧?带路吧!”

    孙全眼睛眯了眯,竟然一点面子不给?

    心里有点不爽,孙全笑容变淡,收回右手,微微点头,“霍先生,我带你进去没问题,但你的保镖和秘书得留在这里,里面正在录节目,请理解一下好吗?你同意的话,我就带你进去!”

    霍廷冬皱眉与孙全对视着,旁边的秘书蹙眉提醒,“董事长?”

    霍廷冬右手微抬,阻止她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下巴微抬,对孙全说:“好,带路吧!”

    “孙全?”

    一旁的陶玉娟急了,下意识喊了孙全一声,想要劝阻。

    孙全看她一眼,抬手拍了拍她手臂,低声道:“放心!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陶玉娟神色稍安,孙全转脸对霍廷冬伸手作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自己当先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霍廷冬脚步没动,眉头皱得更紧了,语气也微微加重,“你准备带我去哪儿?这不就是门吗?”

    孙全闻言头也不回,“这里是观众进去的地方,依依现在在选手待的房间,不是从这里进去的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霍廷冬表情有点诧异,迟疑着,看了看表情古怪的陶玉娟和保安,最后还是哼了一声,跟上孙全。

    片刻后,孙全领着他进了一道侧门,侧门后面是一条通道,孙全带着霍廷冬穿过通道,来到一间有液晶电视的休息室,却不是选手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刚进这休息室,霍廷冬就顿住了脚步,惊讶地看着休息室里站在液晶电视前面的一个主持人和……他大姐霍廷蓉。

    “大姐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霍廷冬问完,下意识转脸看向孙全,那眼神仿佛在问:小子!你踏马到底把老子带哪里来了?

    而此时,液晶电视上,空荡荡的舞台上,一道纤细窈窕的白色身影走到舞台中央,正是神色清冷、眼神漠然的霍依依,她手里握着一只话筒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