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才女成长策略》:章节目录 020 无话可说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你听我解释。”王怡真安抚亲弟道:“我并不仅是指吃肉,那只是个比方,我是说真的没钱,我同养母手里没有钱,真的,乡下穷地方,想吃一口饭都得自己去挣,若不是今次母亲派人去接,我都回不来家里,别说写信了,我甚至都没有上过学堂,我连家里的地址都不知道,怎么写信。”

    她得叫这孩子知道,她并不是忘了他,不顾念他,当然事实就是王怡真占了原主的身子,却从来没想过家里还有个幼弟,只是现在,光是为了少年人纤细的心,她得叫弟弟知道,穷是万恶根源,她真的没钱,不论是上学堂、学写字还是传口信,都没钱。

    小少年又掀翻了第二个摆设架子,王怡真只能死死的坐在桌子旁观按住桌子,谁都不能掀她的宵夜。

    “原来长姐过的这么穷苦?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。”王怡真想叫这少年知道,自己的童年有多惨,便挑着印象最深的事情来说了几件,件件都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,当年讨饭……化缘的事都说了。

    结果王怡真越说,少年神色越冷:“长姐过的真是辛苦,所以身边才6个人服侍,王元娘做伯府的小姐,院子里不过四个丫环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可真是越描越黑,看来王怡真说的,少年一句都没有信。也怪她进京排场太大,带足了4个丫头,2个小厮。

    可那些真不是丫环啊。

    乡下人不喜欢女儿,养不起就扔了,后来知道静心庵收养孤独,便有人送来,也有些是年纪大点,父母出了意外没有人收养的,王怡真便挑着人手带了来些入京。

    “那是静心庵里的孤儿,我一直当着弟弟妹妹来看的,我若离开,便无人管她们衣食了,带着她们上京也是想借伯府替他们安排个好差事,好人家,总不能眼睁睁看她们饿死。”王怡真解释。她没有说谎,静心庵的收养,那每日里的饭食跟给荒年施给难民的粥一样,这些孩子若离开了王怡真,真的是会饿死。

    然而少年的冷气更胜一层,王怡真才想到,这弟弟所怨恨的就是她不顾念亲情,如今连将外面的孤儿都照顾到了,要替她们安排长久,却13年来未曾有一言问过亲弟弟……

    王怡真发现她好像不用解释了,到底她本来就没把眼前的少年放在心里过,这一个事实就胜过一切雄辩。

    “家中每年年初给你所在的庵堂送去的一百两银子,让长姐在乡下连饭都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怡真愣了下,她从来都不知道,王家每年还会拨100两给她,100两在这京城富贵乡里估计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打不起,可是在乡下地方,那可是极大的一笔钱,若想吃肉,一个月20两银子什么样的肉买不到啊,王怡真同养母若是省吃俭用,一个月连7钱银子都用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?王怡真若是一年手里能领到100两,那她还用得着上京吗?所以这钱去了哪里?

    “怎么?长姐还说没钱?”小少年阴冷冷的盯着她,“长姐千万别说没有这样一笔钱,母亲虽然不喜欢我,可是我是这家中唯一的儿子,母亲为了避嫌,那钱每年都是交到姨娘手里,是姨娘派了心腹去送,绝不会克扣了你的,那人每次不但亲手将钱交到了慧心师太的手上,慧心师太还会回礼几本亲手抄下的佛经为礼,长姐不会是说,钱是被慧心师太昧下的吧?”

    王怡真当然是打死也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慧心师太就是亲娘肖婉儿的乳姐妹,也就是她的养母,当年因为被人骗婚,大悲之下遁入空门,天天吃斋念佛,不但生活上从没有一点享受,甚至是一副苦行的做派,日常里生活怎么难苦怎么来,那绝不是做给人看的,因为王怡真天天同她一处,知道她年年岁岁都这样过活,最后甚至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亡,银钱在她眼里真真就是个屁,要不然王怡真这些年也不会过得这么穷,可是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是真的并没有见到那笔钱啊……”王怡真睁着大眼说道。若是她每年有100两这么多,她又如何能走到今天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说谎?”王正清气的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好几次姨娘派去的下人说交接银钱的时候你也在身边看着,你还敢说不知道,你……你这些年来甚至都没有让他捎个口信给我,你连问都不曾问过我一句,你……你怎么能像那个女人一样的狠心,我莫非不是你在世上唯一同父同母的血亲吗?”

    王怡真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来……让弟弟这么一讲,她还真有点印象了。

    每年年初都是庵堂香火最盛的时候,可是她们所在的静心庵却是个又小又偏的小庵堂,日常里上香的都是那固定几个村的大妈婶子们,人多而杂。这种时候慧心总是很着紧王怡真的安全,平日里还肯放她挑水洗衣,但那几日一定会将她拘在庙里。静心庵因为是庵堂,所以从来不来男客,但是每年这段时间,却都有一个看着像车把式一样的汉子来上香,而且次次都是慧心师太接待的他,那汉子对慧心很是礼敬,还会一起给送些年节礼物,这人虽然是个男子,但是进出庵堂也无人疑他,正因为他年年都来,而且周围的人都知道,他是慧心师太娘家的族兄弟。确实有几次,汉子将节礼送上时碰巧王怡真就在旁边,但慧心不肯让王怡真见着外男,都是命她迅速离开,王怡真是心中有好奇,躺在一边看,才见过这人的脸,却从来没有正面碰面过。那时她并不知道对方的来历,只当是养母娘家族兄,但现在想想,惠心对这个态度很是冷淡,也并不多留客,这都是为了庵堂的名声着想,所以她即不让那人多说话,也并不温言问候,只是让人放下东西后便让催其离开。

    王怡真总觉得虽然是娘家来人,这人却极不招慧心的待见。甚至曾经觉得,慧心心里说不定对那人极有意见,因为王怡真有次偷看那人弄了点动静出来,对方说想见见王家大小姐,慧心当场就现了怒容,将人赶了出去,还罚王怡真抄《法华经》100遍,幸好那时候年末万物都涨价,庵里纸张不够,要不然王怡真可能就死在那100遍里了,仔细想想,也是那些之后,每到年初慧心就要王怡真抄这个经或那个经的,所以为了少抄些经书,王怡真每到年末都极少采购纸张,就是能够在罚抄经的时候发现纸张短缺。而那之后因为抄经,自然就少见那送礼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个人竟然是姨娘派去的?他每次给养母送的节礼中还有100两银子?”王怡真听了都想哭。原来自己离着小富婆之路竟然只差这样的临门一脚,机会年年来却年年错身而过,叫她怎么能不伤心?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王正清看起来怒的极了。“100两银,还不够你找人代写一封书信?安叔年年去了拜会你,还不能替你捎一个口信?你若过得不好,只需跟他说一声,姨娘和我自会想办法帮你,你若过得好……”王正清说不下去了,王怡真也终于明白这少年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。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王怡真若真过得不好,自顾不暇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心思去关心弟弟,说不得还要少报些消息,让弟弟不要忧心自己,省得给至亲拖了后腿。王怡真若过得好了……那自然就是说,她这些年信也不写一封,口信也不捎一个,当然就是心里从来不曾有过这个弟弟了。

    王怡真呆呆的坐在桌子边上,心中千万句mmp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她穷困的不行,为了吃一口肉,简直都已经出卖灵魂了,再说了,她又不是真的亲姐姐,前面13年还以为自己注定老死乡间,她……她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还得同这个弟弟有什么瓜葛联系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王怡真也没法说啊。

    要是实话实说,小少年看起来当场就得黑化,再说了,她就算是实话实说小少年估计也不会信,谁又能想得到,艰苦朴素一生的慧心师太,还真就是年年将这银子给昧下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这少年冷着脸又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干得漂亮辩方律师,你成功的让受害人无话可说了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