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你非我良人,怎知我情深》:章 节目录 写在最后!

    果果的第三本书来了,还在的姑凉们可围观撒

    贴一下简介和开篇

    简介:她是人人眼中的弃妇,他是铁血手腕的霸道总裁

    一次意外,两人一夜缠绵,从此命运牵连......

    背叛,破产,险些失去至亲的痛苦终让她趋于崩溃

    绝望之际,他逼她入墙角,声音冷冽

    “白帆,做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满足我,我帮你气死他们!”

    极度震惊之余,又会牵扯出怎样的阴谋与算计?

    为了她,他可以商界厮杀,亦可以安暖相陪

    为了她,他可以与天下人为友,亦可以与天下人为敌

    他不是冷,只是他想温暖的,从来只有她......

    第1章报复

    白帆的内心有些紧张,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,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神情站在618房间门口,轻轻的吐了口气,因为喝酒而晕红的脸此刻有些灼热,说实话,这个时候的她有些胆怯了,有种想临阵脱逃的感觉,她承认到了这最后一刻她的内心还是害怕并且惶恐不安,想认怂,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能玩的起,放得下。不是说酒能壮胆么?为什么烈酒封喉也不能让她变的胆大一点?走进去还是撤回去?她的内心深深的纠结着。

    这时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平日里温润如玉的丈夫对她最后的宣判:

    “白帆,实话告诉你,她是我的初恋,我们一直有联系,现在我不想这样偷鸡摸狗了,我要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白帆,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根本就不是有毛病,我那方面好的很,只是不想同你而已,因为我嫌你脏!和她在一起才能让我体会到当男人的最高乐趣,而这些是你所体会不了的,你懂么?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,白帆嘴里浸入一番苦涩味道,简直讽刺到了极点,她怒极反笑的轻哼两声,她恨透了这一对狗男女,她要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他,凭什么结婚两年他连碰都不碰她,还说她脏,而自己却和另一个女人鸳鸯恩爱?

    好啊,不就是初恋吗?不就是单纯毫无瑕疵的爱情吗?不是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?呸,她白帆偏偏就不如他的愿,她偏偏不离婚,她就是耗也要耗死那对不检点的男女,只要她白帆在,任凭他们的感情多么纯洁,多么地动山摇,都摆不上台面,见不得光!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给他们自认为的纯洁无暇的爱情泼点脏水。

    白帆再一次深吸口气,准备敲门进去,但是还没等她扣响紧闭的门扉,房间的门突然开了,出来一只手,直接将她拽了进去,黑乎乎的连灯也没开,白帆本就喝多了,晕晕乎乎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黑暗中立马就感到有人压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对方压在自己身上,让白帆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她似乎清醒了一点,稳了稳神色,捉住对方进一步动作的手:“咱们先说好,要多少钱?要是太多的话,我可给不起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了解行情啊,她带出来的钱都拿去买醉了,真的没有剩下多少了。万一对方时候狮子大开口,她难不成要将自己压出去么?

    对方的手稍微顿了一下,但是下一秒就不理会白帆的胡言乱语,动作利索的解决了白帆所有的衣物,动作之快真的让白帆咂舌,最后一刻的时候,白帆又捉住了他的手,声音慌张不安:“你有没有措施啊,爱情的结晶可以有,孽种我不要啊!”

    其实白帆有些后悔了,她是真的不适合干坏事的,奈何开弓是根本没有回头箭的。

    对方根本不想听她说话,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,开始了传说中的播撒和耕耘。

    白帆突然就流下了两行热泪,真不愧是干这行的,她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,而这种幸福根本就是韩远风没有给予过的,也许她是个坏女人,但是此刻她不想想这么多,重要的是这个陌生人的耐力和持久力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啊,只是这个人只是个......,不是他的丈夫,他的丈夫是个对她满嘴谎言,却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的渣男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做了多久,久到白帆已经精疲力尽,沉沉的睡过去,迷迷糊糊中,自己的电话响了很多遍,但是都被她挂断了,后来索性直接关机了......

    第2章醒来

    韩澈醒来的时候,头还是有些疼痛,他的手指用力的按着太阳,想缓解一下疼痛,昨晚商务会谈,没想到老奸巨猾的对方老板竟然给他的酒水里不知道下了什么药,他低咒一声,真是该死,卑劣至极!

    正准备起床,损友杨之打来电话,本能的不想接他的电话,但是韩澈实在是太清楚杨之的性格,要是不接,他肯定是不依不饶不死不休!

    划下接听键,冷冷的口气就像是携带了华盛顿那冰天雪地里的寒冰:“有事就说,没事挂机!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杨之立马开口:“别呀,韩大总裁,昨天晚上浇了几次冷水才熄灭了体内的熊熊烈火啊?”

    韩澈就知道没什么好事,敢情是来挖苦的,而且口气还是那么的欠揍,不过不对,昨天晚上不是送来了个女人吗?难道不是杨之安排的?还是他出现幻觉了?

    还没等韩澈开口,杨之又说:“不过你知不知道,你们韩家昨天晚上发生了大事?”

    废话,他昨晚都在宾馆,睡得昏天黑地,直到现在才醒过来,怎么可能知道韩家发生了什么大事?

    “好吧,知道你不会给我回应,那我就告诉你吧,韩家的小少奶奶丢了,也就是你那个侄媳妇!”杨之倒是还识趣,直到韩澈的性子,直接就自己说了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,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韩澈直接说了一句:“韩远风的老婆是死是活,关我何事?”然后直接利落的挂机!

    白帆朦胧中听到有人说韩远风的老婆死啊什么的,这不是说她吗?虽然说她和韩远风的婚姻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,但是这改变不了她现在还是韩远风太太的事实!是谁这么歹毒心肠啊,这样诅咒她?不过一想,肯定是那个韩远风,盼着她死,他好和那个女人名正言顺,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,她直接说了句:“你才死了呢!”

    要死也是韩远风死,怎么也轮不到她死,最好是韩远风和他那个"qing ren"双双殉情,做当代版的梁山伯和祝英台,化蝶双,因为他们不是爱的死去活来吗,不是初恋"qing ren"吗,肯定觉得这样特浪漫,这样才能和他们伟大的爱情相得益彰,不是吗?

    只是白帆这一声咒骂直接将原本房间还算有的平静彻底打破了,韩澈听到女人的声音,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,然后很是精准的直接掀开了被子,最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床上?而且还是这样的不着寸缕,身上布满了暧-昧的红痕?

    被子一掀开,白帆就感受到一阵凉气袭来,很是不满,挥舞着手在到处捞着被子,但是怎么也捞不到,只好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眼睛实在是太酸涩了,睁了几次才睁开,模糊中看到一个放大的很是帅气的脸,白帆很是不好意思,讷讷的说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她还是记得自己昨晚做了什么的,只是很奇怪过了一夜,她叫的人还没走,难道说这一行除了鱼水欢情,还有暖床的服务?

    不过怎么这么帅气的脸此时此刻阴云密布,四周散发着强烈的冷空气?白帆一想,拍一拍脑袋,对了,自己还没有付钱呢,人家毕竟是干这个的,没拿钱怎么可能会走?

    都怪自己昨晚喝的太多了,估计让人家等着拿钱等了一晚上了。

    白帆一手扯着被子裹住身体,一手摸索着去拿自己的包包,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手还没有触及到包包呢,就被一道有力的手狠狠的捉住了自己的手腕,然后就听到低沉骇人的嘶吼:“你还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对方的力道并不轻,白帆感觉到很是疼痛,这疼痛,让她彻底的清醒过来,甩了甩脑袋,挤了挤眼睛,再次看着面前的这个始作俑者,当眼光触目到那一抹深邃、立体、轮廓分明,英俊的叫人着迷的俊脸时,她大惊失色,声音中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慌乱与颤抖:“小、小叔?…”

    后续章节可以转到新书页面:《婚浅情深:冷情总裁暖暖爱》.ochu./book/72076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